第一章 生不如死

    秋风拂动,药香弥漫在空气之中。

    寒山城药材市场,西北角落低矮的青砖古铺,斜斜挂着漆黑如墨的牌匾。三个苍劲古朴的血色大字,深刻牌匾中间:珍药坊。

    门前。

    青石铺平的小巷,被一阵突然传来的脚步声打破了宁静。

    来人是一位身形单薄,脸色苍白如纸的少年,他的脚步踉跄无力,浑身摇晃着,仿若一股风流滑过就能把他吹倒,麻线编制的麻袋,被他呈现出一股青黑色的大手紧攥着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”

    少年粗喘气息,停在珍药坊门前,弯腰之际,麻袋被他放在脚下,绣着曼珠沙华图案的黑色手帕,颤抖的手取出手帕之后,手臂艰难抬起,擦拭掉额头上浓密的汗迹。

    他是叶瞳!

    他是珍药坊的药童子,也是如今珍药坊唯一的主人。

    叶瞳紧攥手帕,抬头,凝视着眼前的牌匾,原本无神的眼睛里,慢慢流出复杂光芒,叶瞳痛恨这里,又依恋这里,这里是他的地狱,但同样也是他的避风港湾。

    “小主回来了!”

    低沉嘶哑的声音,从珍药坊门内传出,一位风烛残年的驼背老人,拄着龙头拐杖,脚步蹒跚的迈出门槛,单从其外表来看,像是没有几年活头了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叶瞳收回目光,几声剧烈的咳嗽中,手帕不着痕迹的抹掉溢出嘴角的黑色血迹,重新拎起脚边的麻袋,点头说道:“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驼背老人问道:“血灵芝和枯骨草找到了吗?”

    叶瞳迈开脚步,与驼背老人擦肩而过,只留下飘忽的声音:“九十年份野生血灵芝,一百二十年份枯骨草,不过,老东西留下来的蓝银全花完了。”

    “花完就花完了吧。”听到少年的话,驼背老人满脸的皱纹舒展开来,回过身跟在叶瞳身后,满意笑道:“小主找到这两种主药材,又能多活两个月了。”

    叶瞳踉跄的脚步没有停下,但语气却冷了几分:“药奴,你能不能别每次都说同样的话?我知道我还能活多久!去煮药,我快撑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驼背老人仿佛没有听出叶瞳语气的变化,依旧是那副挂着笑容的老脸,呵呵说道:“小主恐怕还没办法泡药澡。店里来了客人,赶不走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叶瞳身形一顿,瞟了眼前方巷口停放的华丽车架,皱眉问道:“求药的?”

    驼背老人说道:“求药的!”

    “让他们等着。”

    叶瞳的脚步,比刚刚稍快了几分,穿过拱形长廊,绕过宽阔庭院,仿佛没有看到庭院中盘膝坐在蒲团上三道身影,径直从左侧走廊转向偏院拱门。

    庭院内的地面上放着几个蒲团,此刻蒲团上盘膝的三人,一位满头银发,年过古稀,穿着华贵长袍的老者,一位风韵犹存,身穿浅蓝色长裙的美妇,一位如玄女坠凡尘的倾城少女。

    他们看着叶瞳走向偏院,看着驼背老人到来。

    “他是谁?”

    中年美妇飘然而起,紧盯驼背老人问道。

    驼背老人呵呵笑道:“我家小主。”

    中年美妇黛眉微蹙,矫健身影瞬间冲刺,在叶瞳进入拱门之前挡住去路。冷哼道:“既然你回来了,就快给我们炼药。我们家长辈的病拖不得,如果因为你耽误,后果你承受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不等就滚。”叶瞳停住脚步,眼底寒光闪烁,仿若一头凶兽盯着面前的女人。

    叶瞳他……

    感觉灵魂在膨胀。

    快撑不住了!

    中年美妇呆住了,她难以置信的看着叶瞳,仿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    多少年了?

    自己多少年没有听到过如此狂妄的话?多少年没有遇到过如此嚣张的人了?

    好像,自从十几年前自己接手张氏商团,就再也没有人敢如此嚣张跋扈的对自己说话了吧?他一个小家伙,竟然敢……

    “我家小主说了,不等就滚。”

    驼背老人拄着龙头拐杖,慢吞吞的走到中年美妇身侧,他的表情不再是笑容满面,而是冷漠如霜。

    中年美妇一怒,在那股盛气凌人的气势爆发时刻,厉声喝道:“给你们脸,才把炼药重任交给你们,别给脸不要脸,赶快给我们炼药,要不然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,要不然怎样?”

    驼背老人的腰板直了直,一股汹涌滂湃的气息在他身上爆发,杀机涌动中,霸道气息展露无遗:“脸是自己挣得,不是你们给的,虽然老主人……但还轮不到你们逞威。滚……”

    “嘶……”

    中年美妇瞳孔收缩,身躯颤抖中刹那间倒退数步。

    她做梦都没想到,眼前这位老态龙钟的驼背老人,竟然能够爆发出如此强悍的气势,她有种感觉,自己仿佛面对的不再是一个老人,而是一只狰狞可怖的洪荒猛兽,绝世凶物。

    “钟颖,不得无礼。”

    身穿华贵长袍的银发老者,对着中年美妇低喝一声。健步到来后,眼神中带着几分忌惮,还有几分歉意,抱拳说道:“小女无礼,万望见谅。既然你家小主暂时没空,我们等着便是。作为赔罪,求药价格我们自会双倍奉上。”

    “小主?”驼背老人转身看向叶瞳。

    叶瞳的身躯,微不可查的颤抖了几下,他的面色更加苍白,随着嗓子一甜,鲜血涌出又被他咽下,但一缕血迹依旧从他嘴角溢出。

    他艰难抬臂,擦拭掉嘴角血迹,声音从牙缝中渗出:“十倍。”

    说完。

    叶瞳艰难的抬起脚步,迈进偏院拱门,只不过,他的脚步更加虚浮,身躯颤抖更加明显,就如同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一般。

    张钟颖张了张嘴,话却没有说出来,尽管她脸上还挂着怒容,但她在一瞬间,却是敏锐的察觉到叶瞳嘴角溢出的血迹。

    还有……那少年此刻的状态。

    她忽然觉得,眼前离开的不像是位少年,反而像是一位风烛残年的老人,而且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。不仅她有这种感觉,就连她的父亲张品寿,以及那位倾城少女,也有这种感觉。

    “他,行吗……”

    倾城少女眼底闪过一道异色,转头看向驼背老人。

    驼背老人挥手打断倾城少女的话,他那布满皱纹的脸上浮现出几分担忧神色,犹豫了片刻,他沉声说道:“想求药,在外面等着。”

    话落。

    驼背老人毫不犹豫的迈进偏院拱门。

    甚至,在这一刻,驼背老人的脚步都变得轻快不少,追赶上叶瞳后,低声说道:“小主稍等,今日就由老奴为您配药吧!”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叶瞳停住脚步,把手中的麻袋递过去后,再次取出绣着曼陀沙华图案的黑色手帕。

    清风拂过,黄叶如蝶飞,青石地面仿若披上金色海波,偏房屋中,檀香燃起,淡淡檀香味渐渐弥漫开,充斥在房屋中的每个角落。

    墙面漆黑,小窗紧闭。

    房屋内,正堂位摆放着刺眼的血红色八仙桌,桌面上放着一尊鼎炉,半米高,通体幽黑,光泽醇厚,八条栩栩如生,仿若真灵的盘龙花纹,雕刻精美令人叹为观止。屋中央的上方,悬挂着一口暗紫色棺材,为屋中带来一股森寒之意。

    紫棺之下。

    石质圆桶内热气袅袅,氤氲缭绕。

    驼背老人站在石桶旁,看着身体微微颤抖的叶瞳,低声说道:“小主,百毒液已经配好,您赶快入桶。”

    叶瞳轻微颔首,目送着驼背老人离开房门,并且从外面把房门关闭,这才颤抖着双手,把一件件衣服褪去。

    流线型肌肉,肤色白哲。

    然而!

    在这羊脂般洁白滑腻的肌肤上,却有着一条条长短不一的疤痕,盘综交错,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“嗯哼……”

    叶瞳踏进石桶,浸泡在墨绿色粘稠液体中,顿时,针扎似得疼痛如潮水般袭遍他全身每一处神经,一声低吼从叶瞳喉间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痛!

    痛彻心扉!

    痛入骨髓!

    对于这种痛苦,叶瞳从小到大,却是已经尝过千百次,甚至比这更加痛苦,仿若千刀万剐,从地狱走了一遭的滋味,他也尝过。

    闷哼过后,他便立即盘膝坐在石桶中,紧守心神,默默运转起《洗髓毒经》,这些年,如果不是他修炼的《洗髓毒经》,毒脉的无上功法,恐怕他已经死了千万次了,更别说,还要时时刻刻镇压着那道神魂……

    药是毒。

    他也是毒。

    他的身体,需要以毒攻毒,来续命。

    主院中。

    驼背老人慢吞吞踏出偏院院门,他佝偻着的身躯,忽然微不可察的哆嗦了一下,脊梁骨顷刻间挺直不少,那深邃的目光从庭院中的三人身上掠过,深深驻留院门的时刻,杀机隐现。

    片刻后,驼背老者手中的龙头拐杖重点地面,看也不看三人说道:“奉劝三位立即离开,否则,祸及央池,遭受血光之灾,莫怪老奴没有提醒。”

    张品寿眉头皱起,沉默不语,那倾城少女则流露出一抹惊讶,转头瞟了眼院门。

    然而。

    张钟颖美艳的脸庞上,则流露出几分温怒,直视驼背老人,哼道:“拿到药,我们自会马上离开,否则,三言两语的恐吓,达不到你想让我们离开的目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愿离开?”

    驼背老人眼中杀机未逝,但苍老面容上则浮现出古怪笑意:“如此,纵使相见,也跟我家小主扯不到因果了吧?你们自便。”

    咻!

    三道鬼魅般的身影,忽然无声无息出现在院墙上,带着浓浓讥讽语气的声音,如波波浪潮涌动:“毒魔霍蓝秋身边的老狗,倒是宅心仁厚啊!三只蝼蚁的死活,竟然也能激起你那可怜的善心……”

    驼背老人目光如炬,死死盯住为首的秃头老者,寒声说道:“阴阳老怪……穆无天!”

返回

上一页

点击功能呼出

下一页

上一页

下一页

仙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