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三十六章 意志的强大

    一条大路通往群山之间,山脚下就是一座五十米高的巨大山门。

    这里是摩天岭,昊天门总坛所在地。

    路小遗只身乘坐白虎直奔摩天岭飞去的一幕,出现在巨大的屏幕上。

    “哎呀”的叫声此起彼伏,御器悬空的修真者下雨一般往下直掉。“扑通”山谷里落下上百个倒霉蛋。

    这都是一些修为较低的修真者,因为心神剧烈震动,没控制好飞行法宝才落下去的,没有人会去关心哪些落地的倒霉蛋,毕竟大家的视线此刻全聚集在影石大屏幕上。

    影石大屏幕上出现的一幕,确定让整个山谷里出现了整齐的惊叹声,围观者都在倒吸凉气。

    所有的眼睛都在盯着路小遗,这个看上去很“年轻”的高手。

    这可是昊天门啊!拥有天下修真大会上凭着实力坐上第一高手位子的苏云天,拥有四个大乘期高手,拥有化神期以上高手三十人,拥有近五年弟子,拥有三千年历史,还拥有一千多年天下第一修真门派的历史。

    昊天门太牛了,这一点毋庸置疑!但是路小遗就这么大摇大摆,毫不遮掩地一个人杀上门去了。如此壮举,绝无仅有啊!

    “各位,我们没看错,他确实直奔摩天岭去了。”东方韵说话的时候,声音都在颤抖。这光天化日之下,怎么可能啊?太不可思议了!

    但是,大家的眼睛真的没看错啊!

    “各位,不行了,我要亲自去现场目睹这一壮举!”连一向冷静的闵归海都站了起来,打了一起来,打了一声招呼就走了,“唰”的一下已经到了十里之外。

    “东方,这里交给你,我先走一步。”陈立霄也不甘落后,跃到云端之上,急速追去。

    东方韵叹息一声,回头朝众人拱了拱手:“各位,不是我看不起你们,实在是各位的修为去了很难保证自身安全,大家都知道,那里是昊天门。”

    这话摆明了看不起大家,但是谁都不会表示不满,因为,她说的是实话,水平不够跑过去,真的会成为炮灰。

    “东方门主只管去,我们在这里看直播就是了。”乔欢儿心里也很着急,但是这女人对路小遗充满了信心,又颇有野心,所以显得非常镇定,站出来代表大家说话。

    东方韵简单交代了下属几句也走了,顺便卖弄了一下修为,一个转身就消失了,再出现时,已经在十里之外,如果不是修真者眼力好,根本就看不到那个小黑点。

    现场留下的人的注意力全集中在影石上,路小遗视角内的摩天岭越来越近了。

    “天啊,真的是昊天门,我看见山门了。”发出惊呼声的是玉这个女人,她的声音在发颤,眼神里全是惊惧。

    乔欢儿靠在一根柱子上,站都站不稳了,尤其是当她看清昊天门巨大的山门时,当时浑身如遭电击。看都不看影石,闭上眼睛想象一下现场的场景,乔欢儿就恨不得将那个人一口吞到肚子里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孟青青和孙绾绾则是另外一个反应。

    什么反应?浑身的热血都冲上了脸,主角视角让她们的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,似乎自己就站在路小遗的身后,跟着他一起闯山门。

    “何其豪迈!”孙慕仙忍不住自言自语!

    “不论成败,修真界将记住这一幕。”祖昊也来了一句,声音也在发颤。

    “成败已经不重要了!路爷带来的是一种反抗精神!天下第一又如何?”孟青青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,声嘶力竭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现场一片死寂,没错!就是一片死寂。

    修真界历来等级森严,上下分明,路小遗不过是山野一散修,按理说没有挑战昊天门的实力。客观来看,就算他个人修为极高,在天下人的眼里,一个人对抗一个门派,也不是以卵击石,螳臂当车。

    真要对比实力的话,这里的每一个人“都会给出 一个相似的等式——”

    昊天门等于大象。

    路小遗等于蚂蚁。

    蚂蚁和大象面对面,蚂蚁未必没有赢的机会,例如像之前大家想的那样,趁着夜色摸进昊天门,搅个天翻地覆。这不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但是,谁都没有想到,路小遗会以这么一种方式出现。

    孟青青的呐喊,如同新开了一扇窗,这是一个全新的理解角度。

    这成功开启了现场年轻人的相像之门。他们的眼中,多了一种新的情绪。很显然,看着很年轻的路小遗引起了大家的共鸣。

    苏云天愤怒了,脸色变得铁青,怒不可遏地伸手将桌面上的一切都扫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苏云天想起了红衣剑侍那天的传话,他恍然大悟,原来是这么一个意思。

    愤怒之后,苏云天有了一种深深的恐惧,这种恐惧令他浑身战粟。

    如果说之前路小遗不过是把昊天门的脸面撕下来,丢地地上用脚踩,那么,现在路小遗的行为,就是把昊天门按在地上,用各种不同的姿势反复蹂躏。

    不论成败,昊天门已经毫无颜面可存。

    “路小遗必须死,不但要死,还要将他挫骨扬灰,让他永世不得超生!”

    说话的不是苏云天,而是王啸天。

    没错,对于路小遗的举动,昊天门的任何一个人都无法接受。

    现场的三十年高手虽然被路小遗的胆气与豪气震慑住了,但王啸天的话还是令他们精神一振。

    史朝天手里捏着两个玉球在把玩,在此之前还一脸从容,但他目睹了影石上的路小遗后,想起了被打脸的旧事。他忍不住咬牙切齿地骂了一句:“浑蛋!”同时,手上一使劲,捏在手里的一对玉球瞬间变成了粉末,从指间撒落。

    蒙登天的声音里充满了苦涩,枉费心机地去监视路小遗,夜里都不敢有丝毫放松。没想到,人家根本没打算躲躲藏藏上山,一人一虎,坦坦荡荡地出现了。

    他们所有的准备,这一刻显得如此可笑。

    这一刻,在他们看来,一路飞行的路小遗,形象是如此伟岸。

    实际上,和大家想的还是有点出入的,在飞行的过程中,路小遗心里并不踏实,甚至可以说他害怕了。

    为什么害怕呢?很简单,没底气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他很自然地想到了龟灵,并且用意念与其交流!

    “乌龟人,为什么我有种被你带到沟里的感觉?”

    “你想多了,这明明是你自己的选择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我现在很害怕啊,这是天下第一门派。”

    想到这里时,白虎已经在降落了,路小遗忍不住浑身发抖。

    不是激动,而是真的害怕了。

    “不管你现在怎么想,忘掉恐惧吧,你已经无路可退了!”

    “乌龟人,说实话部是那么招人恨!接下来,我打算靠自己!”路小遗还是会害怕,但是,当白虎降落在山门前的时候 ,看着昊天门几个弟子一脸惊恐掉头就跑的一幕,一股油然而生的豪迈气概战胜了他内心的畏惧。

    “喂喂喂!”龟灵努力发出信息,却意外地发现,自己得不到任何回复了,同时也无法联系上路小遗的思绪,更不要谈什么进入他的思维了。

    龟灵放弃了,这个时候的路小遗,个人意志的成长已经强大到无法战胜的程度,只要路小遗愿意,就能断绝龟灵的意念侵入。

    这一点,路小遗并不知道,他这么做,只是出于本能,但是,龟灵已经感受到了他意志的强大。

    在面对强大到无法对付的对手时,把守山门的昊天门弟子便毫无斗志了,他们转过身跑了个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而意志变得很强大的路小遗什么都没说,什么也没做,就这么安静地站在山门外淡淡地看一眼,便吓跑了更多的人。

    比如,正在从里面往外跑的几十个弟子,被那些往回跑的弟子挟着,跟着一起惊恐地掉头就跑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不可战胜的敌人,现场每个弟子都是这么想的。

    路小遗转身,他拿着直播影石,从容而自信地微笑:“各位观众,现在大家都看见了,我的身后就是昊天门,接下来,我将继续往里走。”

    路小遗的自信感染了每一个人,似乎他正进行一次愉快的旅行。

    但是正仔细观看影石屏幕的每一个都知道,接下赤的一切都不会跟愉快沾边。

    无法用意念与路小遗沟通的龟灵只好现身了,站在路小遗的面前:“拜托,别断绝意念联系!”

    尽管很不情愿,龟灵还是要现身,因为他担心路小遗的安全。如果路小遗死了,一切努力都白费了。

    路小遗还以为自己听错了,他根本就不知道,当他的意志强大到一定程度的时候,可以屏蔽任何人的意念入侵。就算是神,也无法入侵他的意念。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,我能断绝意念联系?等一下,你现身不怕别人看见吗?”路小遗的两个问题,龟灵只回答了一个:“只要工愿意,这个世界上能看见我的人,只有你!”

    “回答我的问题!”路小遗其实已经知道了答案,但是他还是坚持要答案。

    龟灵耸肩:“有人正在攻击你,再不用大龟甲术,你就死定了!”

    一里地之外,对路小遗有无限怨念的苏长风已经将飞剑祭了起来。

    内见他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并拢,朝着路小遗一指:“去!”

    霎时间,他头顶的飞剑如电,直奔路小路过而去!

返回

上一页

点击功能呼出

下一页

上一页

下一页

大龟甲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