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六十二章“巧遇”和相约

    林薄很有耐心地在等待,等待一个与路小遗意外相逢的机会。他想,找上门去不是不行,估计课后路小遗也不会不见自己,介是哪样的话,明显不如巧遇来得令人记忆深刻。

    茶楼对面就是客栈的大门,林薄担心路小遗直接坐白虎飞走那样的话,想巧遇就很难了。

    如果路小遗一直在匠镇做一个普通的匠人,林薄在千机门努力修行,然后,他能时常有机会高高在上地俯视路小遗,那林薄倒不介意将路小遗往日的恩情好好地报答一番。

    因为。这样是上位者施舍的姿态。

    林薄幻想过无数次这样的画面,自己修炼有成,站在路小遗的面前,报答他昔日的“照顾”。路小遗则卑微地站在他面前,忏悔昔日的不敬,但是他林薄,依旧很大度地原谅了路小遗。

    这样的剧本,林薄在脑海里演练过很多次。

    但是,现实跟他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。路小遗没有继续留在匠镇干活,反而出人意料地有了奇遇,在短短的时间里,成为修真界第一人,这让林薄无法接受。

    让他无法接受的不有孙绾绾和孟青青选择了路小遗,更无法接受的是,自己努力修行后,遇到路小遗还得抬头仰视。自己明明那么辛苦地修炼,凭什么是路小遗有了奇遇然后一飞冲天?

    很小的时候,林薄就立志要修炼成仙。为了这个目标,他的父亲倾家荡产,身死异乡。在梦里,林薄无数次梦见自己达成了宏愿,站在了修真界的巅峰,俯视那些羞辱过自己的人。一开始,这些人里没有路小遗,但是后来,路小遗也进入了这个梦境里。

    每一次梦醒的时候,林薄都能清楚地记得,梦里的路小遗微微抬头下巴,嘴角上扬,脸上露出坏笑,眼神里充满了同情的意味。

    孟青青和孙绾绾出现的时候,林薄看着她们的背影消失在客栈里,恨得牙痒痒。这两个女人放弃千机门弟子的身份,成了路小遗的侍女,真是够不要脸的啊。想到这里,林薄的脑海里浮现出一个场景——路小遗左拥右抱,这两个女人的脸上带着讨好卑贱的微笑。

    这一切都将属于我!也一定会属于我。林薄握紧双拳,仿佛看见了那一天——他站在云端之上,下面,无数眼睛中冷却着对他狂热的敬仰。就像那一天路小遗独闯昊天门的时候一样。

    路小遗终于出现了,还是一人一虎,穿过客栈的大堂,站在了客栈门口。

    林薄丢下一枚元气石当茶钱,然后低头走出茶楼,装作没看见路小遗的样子。

    走到街道上的路小遗一眼就看到了低头走路的林薄,嘴角上由得露出一丝微笑,这小子,真是一点都没变化,走路喜欢低头头,和在匠镇那会儿差不多,好像地上有钱捡一样。

    “林薄”路小遗招呼了一声。

    林薄装作没听见,继续往前走,路小遗在他身后大声喊:“林薄,林薄,林薄这才站住”。回头,看见路小遗便露出了笑容:“是你啊,路小爷”

    听到这一声称呼,路小遗确实很开心,他走上前去,笑着拍了拍林薄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真是太巧了,你到三门镇有事啊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来买点材料,回去炼制一点小玩意。”林薄早有准备,应对得毫无破绽。

    实际上,路小遗对他根本没有疑心或者芥蒂。对路小遗来说,昔日在匠镇的同居好友永远是他人生中最值得珍惜的人。即便他已经高高在上,也未改初衷。

    “走,走,看见你真是太开心了,我们去找个地方喝酒。”路小遗拉着林薄要走,林薄却挣开了路小遗的手,道:“算了,你现在是修真界第一人,我不过是个小人物,我们在一起喝酒不合适。”

    “来不来?”路小遗微笑着又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本来林薄本来还有点担心路小遗不会上套,这是他刻意营造的一种欲迎先拒的气氛。

    路小遗没有让他失望。

    路小遗的最大弱点,只有他林薄才了解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还是那家酒楼,掌柜的连滚带爬地出来迎接,路小遗没有摆架子,反而跟他说了几句玩笑话。掌柜的亲自送路小遗和林薄去了一个雅间,在跟前伺候着上完酒菜,这才被路小遗打发下来。

    走下来的掌柜趾高气扬,楼下的客人都在羡慕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那是路小遗啊,修真界第一人。

    雅间里的路小遗动手给林薄倒酒,他端起酒杯,笑道:“没想到我能有今天,还记得当年一起在楼上睡一个房间吗?”

    林薄托起酒杯,笑道:“怎么不记得?你一脚就把我踹到床下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路小遗哈哈大笑起来。当初觉得他不争气,嫌弃这小子没啥朝气,这才踹了人。现在想起来,满满的温馨回忆啊。

    唱着酒,聊着过去的事情,两人看上去都很开心。林薄是修真者,那酒量,路小遗自然比不了。林薄有好几次都想抽出苏云天给的剑,插进路小遗的胸膛。但是看着面色微醺的路小遗,林薄始终不敢这么做,他担心路小遗没彻底喝醉,还有反击的能力。

    “对了,还有半个月就是清明节了,我要回去祭拜养母,你呢?”路小遗想起了这件事情,忍不住又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当初,他就是在祭拜回来的路上,看到林薄在那里跳崖。

    “我当然不会忘记,每年的清明节,我都会去祭拜。”林薄笑着回答,心里却涌起一股难以遏制的悲愤。

    为了自己,父亲客死他乡,可眼前的这个人呢?几乎什么都没做,就成了修真界的第一人,林薄赶紧低头,揉了几下眼睛,生怕自己控制不住情绪,让路小遗看出端倪来。

    路小遗还以为他难过,伸手拍拍他肩膀:“到时候,我们再喝个痛快。”

    林薄平缓了一下心情,抬头笑道:“一言为定!”

    “今天就喝到这儿吧,我还有事情要办。”两人起身,一同走下楼来。掌柜的正在跟人吹嘘:“当年我第一次见到路爷,就知道他不是个凡人,昊天门的那个苏长风”

    “掌柜的,结账!”小遗打断他的吹嘘,掌柜的急忙过来:“路爷,你这不是打我的脸吗?在这儿喝酒,你就是看得起我”

    路小遗丢下一把元气石:“少废话,我还能吃白食不成?”

    目送路小遗与林薄走远,掌柜的站在台阶上竖起大拇指:“看见没有,这就是路爷,大气。”

    路小遗不喜欢特权,也不会为了显摆去搞特权,在三门镇的禁飞区,他一个人在前面缓缓走着,后面跟着一头白虎。林薄站在街上,目送他的背影消失后,嘴角的微笑慢慢地消失,脸色变得阴晴不定,他自言自语:“清明节吗?这是一个不错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出了三门镇的范围,林薄走进一片树林,见四下无人,取出纸鹤一只,口中念念有词,然后暴喝一声:“去”

    纸鹤缓缓扇动翅膀,缓缓地飞了一段距离,突然一阵青烟腾起,遮蔽了纸鹤。等到青烟散尽,纸鹤已经不见了。

    摩天岭附近的一座山脚下,一群人正忙活着建造新的昊天门山门。苏云天平静地看着缓缓竖起的柱子,突然眉头一皱,手掌朝上伸出。一阵青烟在他掌心凝聚,青烟散尽后,纸鹤出现了。

    苏云天打开纸鹤,看了这封信,嘴角露出不易察觉的微笑,双手一搓,青烟再起,纸鹤化作灰烬。苏云天招呼了一声正在指挥的王啸天,两人走到一旁的无人处。

    “路小遗派人来要的东西,让人给他送过去。不但要给,每一样都加一成,以显示我们的诚意。”苏云天笑得很开心。

    王啸天太了解他了,笑道:“林薄有进展了。”

    苏云天点点头:“路小遗约他清明节一起祭拜先人,然后痛饮一番,林薄需要我们的帮助。”

    王啸天听了,点点头:“酒的话就不用做手脚了,如果路小遗真的是个凡人或者施展神术时他是凡人体质,林薄灌醉他不在话下,剩下就是冰刃了,你的剑开山裂石都不是问题,但并不保险,应该再加一点料,确保就算是破一点皮,也能要了他的命。”

    苏云天摇摇头:“不,这不够保险,我到时候亲自走一趟。只要林薄能重创路小遗,我就有机会亲手击杀他。”

    王啸天想了想,点点头:“去可以,但是距离不能太近了。我担心被路小遗察觉到。他这个人,别的不敢说,感知力倒是很强的。”

    苏云天和王啸天完全想不到的是,路小遗自身的感知力基本可以忽略不计,他全靠龟灵帮忙发出预警。

    路小遗依旧沉浸在与林薄相谈共饮后的愉快心情中,丝毫没有觉得会有人针对他进行布局。

    所谓“富贵不还乡,如锦衣夜行”,人都有这个毛病。混得好了,发过了,总想找人显摆一下。如果这个人是自己的故交,以前还比自己混得好了那就最爽了。

    离开三门镇,路小遗直奔天灵门,在那边等着昊天门送东西来。他的单子开得很大,五百万枚元气石,各种丹药一万颗,几十种材料都要一万斤。这么多东西,如果是天灵门,砸锅卖铁都凑不出来,路小遗就是要为难苏云天,不然的话,他心里会很不爽。

返回

上一页

点击功能呼出

下一页

上一页

下一页

大龟甲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