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七十三章 生存还是死亡

    翠柏峰峰顶松柏常青,山的三面都是郁郁葱葱的林木,另一面则万丈高的悬崖峭壁。

    如果是雨后,站在山下能看见瀑布飞流直下,将这一面峭壁装点得格外壮丽。

    现在不是雨后,而是一个阳光很好的下午,林薄站在山巅之上,凝视着对面的千机门主峰神女贡峰。在那个地方,曾经有他的梦想,后来梦醒了,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孙绾绾在原地转了一圈,长裙荡起一片水汽,化作了一朵祥云。她迈步上去,祥云便飘向了翠柏峰。这条法宝裙子,她现在已经用得很熟练了,这也是她单独面对林薄的最大倚仗。

    “你来了,今天真的很难得,没有云雾的遮挡,站在这里可以看见神女贡几峰的山顶。”林薄头也不回地继续看着前方那遥远的山巅。这里的景致很美,碧绿的群山之间,一座高耸入云的山巅十分醒目。就算是修真者,也不会轻易踏足那里。

    “在千机门待了那么多年,我也就见过几次神女贡峰的真容。”孙绾绾认可了他的说法,站在他的身后继续冷冷地说道:“如果你请我来是想让我看风景,那我看就没有必要继续了。”

    冷冷的语调让林薄的心如同被冰锥扎了一下。不琮他认为现在是个不错的机会,只要路小遗死了,孙绾绾自然会投入自己的怀抱。这是不是太想当然了,林薄还真没考虑过穿上问题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你这么乎他!”林薄幽幽地叹息了一声。如果是以前的他肯定会觉得愤怒,现在则没那个必要了。他缓缓转身,以胜利者的姿态和怜悯的眼神看着孙绾绾,丢了一块影石给她:“拿去,你看完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这种一次性的影石法宝,在千机门中是个人就会弄,孙绾绾疑惑地看了一眼林薄,最后还是拿着影石使劲砸在了地上。只听“噗”的一声,青烟腾起,待青烟缓缓散去后,一幅画面显现了出来。

    画面是动态的,地上是小遗死不瞑目的尸体,旁边是正拿着他的储物戒指仰面哈哈大笑的林薄。

    孙绾绾陡然色变,脸色变得煞白。她不敢置信地看着对面林薄得意的脸:“你”有一种感觉叫痛切心扉,在刚刚那一瞬间,孙绾绾真切地感受到了。

    “没错,是我,是我亲手杀了路小遗,你是不是觉得很惊讶,我怎么能杀死他?”林薄看着她痛苦中夹杂着慌乱的眼神,心里更加恨小遗了,难道我还不如一个死人?

    孙绾绾可以确定这块影石显现的画面没有作假,毕竟千机门的弟子都是这方面的行家,一看就能知道真伪。巨大的痛苦在画面消失的瞬间淹没了孙绾绾。小遗死了?这个结果她真的无法接受。

    心头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,孙绾绾伸手捂着胸口,整个人摇摇欲坠,好不容易才站稳了身子。她的嘴角溢出了一丝嫣红,再看林薄时,眼神里透着杀气,见到她这样的眼神,林薄有点意外,心中十分疑惑:怎么会这样呢?他经为孙绾绾愿意跟着小遗,是因为小遗的强大?

    “绾绾,你别难过,小遗能给你的,我也能。我现在是苏云天的内弟子,未来昊天门门主的重要人选。”林薄下意识地这么说道,觉得只要自己说清楚,孙绾绾也就不会在意了。只是想随强者嘛,跟谁不是跟呢?

    孙绾绾听完这一番话之后,缓缓地站直了身子,依旧冷眼看着林薄:“青青一直跟我说你不是个好人,我不以为然,小遗也没当一回事。现在看来,我和小遗都错了。你就不能算是个人,你是一对畜生,是一头养不熟的白眼狼!受死吧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寒风骤起,孙绾绾转了个身,甩出了无数锥形冰凌。此时两个距离很近,林薄根本没有抵挡的可能,好在他有短剑在手,所以唰的一下靠瞬息移动躲开了,他清楚地感觉到了背后的寒意,惊恐地回头一看,只见一片锥形冰凌刚好擦着他的背飞过,落到了悬崖下面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你还有这一手,不过,,你已经没机会了!”林薄此刻有点死里逃生的侥幸,这女人竟然说动手就动手了,要不是有苏云天送的短剑在手,他已经被锥形冰凌刺了一身的洞。

    话音刚落,林薄的手上便多了一把油纸伞,这种看上去很简单的一样东西,实际上是一件名为“如意伞”的法宝,也是苏云天给他的赏赐之一。确定小遗已死后,苏云天很大方地给了他一堆法宝,防御性的攻击性的都有,攻守兼备的也有,比如这把如意伞。

    孙绾绾没想到修为还不到筑基期的林薄在毫厘之间躲开这一击,跟以前比起来,她的能力已经提升了很多,居然还是被林薄躲过去了,她觉得非常吃惊,不禁下意识地愣住了。

    “孙绾绾,你攻击我的事情,我可以不计较,只要你愿意跟着我,做我的女人,我可以既往不咎。”林薄得意扬扬地看着孙绾绾,很满意好的表现。因为这样更能充分地体现他现在的强大。

    “你做梦!”孙绾绾双手朝前一挥,两条长袖展开,空中呼啸声顿起。林薄抬头看去,只见一座小冰山砸了下来。他不慌不忙地撑开了手里的如意伞,噗的声,不下万斤重的冰山不这么被一面无形的盾弹开了,往边上一滑,落到了悬崖下。

    孙绾绾的攻击又一次落空,林薄万分得意地笑了起来:“孙绾绾,今非昔比了,今天便是我林薄翻身之日。做我的女人吧,我保证你今后都风风光光的。”孙绾绾冷冷地看着他:“让我跟着你,你也配?你这狗都不如的东西,养条狗都会朝主人摇尾巴,小遗养了你几年,就换来你这样的报答。”

    林薄听了这话,毫无羞愧之感,反而生出了得意之情:“那女如何?现在我才是赢家。”

    悲愤之下,孙绾绾刚才那全力一击已经耗尽了她体内的真气,她身上的这条裙子威力虽然很大,但是她修为不济,使用起来无法达到最佳效果。面对毫发无伤的林薄,孙绾绾的心里十分着着急,她不后悔刚才跟着他过来。只是后悔为何自己看了影石记录的画面之后没有第一境逃离。

    孙绾绾沉重地喘息着,缓缓地恢复着真气。他的手中悄悄地捏了一块墨玉,快速地补充着力量。林薄也不着急,只是笑嘻嘻地看着她,就等着她黔驴技穷的一刻,他认为只有那样才能收服她。

    孙绾绾想的是先恢复真气,然后逃跑,她一边想着,一边缓缓地移动着,一点一点地靠近了悬崖边。稳操胜券的林薄也不着急,他有如意伞在手,孙绾绾根本就没有机会,而且,此时还有人落在了林薄的身边。很不满地抱怨道:“林薄,你还在等什么?直接拿下她便是,回去要怎么折腾还不是由着你吗?”

    来人是蒙登天,他的身边还跟着一个李红袖,看见孙绾绾后,李红袖在心里暗暗叹息。她也没想到,看上去不可战胜的小遗,居然会死在林薄这个小角色的手里,蒙登天对孙绾绾还是很佩服的,这姑娘年龄不大,修为也不高,在面对自己和李红袖时却没有乱了方寸,表情中也没有丝毫畏惧之色。

    “孙绾绾,投降吧,你跑不掉的。”林薄笑着劝道。现在孙绾绾的真气已经恢复了一半,如梦蒙登天和李红袖没来,她有绝对的把握能够逃走,可惜此时的她却已经失去了逃跑的机会。”你们要对千机门下手了吗?“孙绾绾很突然地问了一句。林薄自发大局已定,孙绾绾只能选择屈从自己,所以不加掩饰地回答道:“没错,现在千机门周围全是昊天门的高手,我让你来这里,其实是想保护你,免得你在战乱中被殃及。你看,我对你多好啊。”

    孙绾绾看着林薄眼睛里那明显的占有欲,心里生出了强烈的厌恶之情。小遗看错了人,我又何尝不是瞎了眼呢?现在小遗不在了,我又不能手刃仇人为他报仇,活着还要受小人的侮辱想着这些,孙绾绾走到了悬崖边上,一翻手腕,手里便多了一把剑。

    李红袖一直没说话,其实她已经看出了孙绾绾想干啥,却没有任何提醒那两个男人的意思。蒙登天其实也看出来了,心里除了敬佩之外,还有一点遗憾。如果他不是昊天门的一员,真的很想跟小遗交个朋友啊。在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里,小遗的身边却围绕着一群重情重义的人。他真是这个世界上最特别的人。可惜蒙登天不是昊天门门主,否则像林薄这样的垃圾,他绝不会留着。

    林薄还是缺乏经验,没有看出孙绾绾眼睛里的决绝。

    站在悬崖边上的孙绾绾回头看了一眼天灵谷的方向,然后问了一句:“林薄,小遗的尸体在哪儿?”林薄听到这话,心里很不舒服,但仍然觉得自己可以拿下孙绾绾,所以忍了下来,答道:“百丈崖,匠镇附近。”

    孙绾绾转身面朝匠镇的方向,抬剑横在了脖子上,锋利的宝剑瞬间划破了她细嫩的肌肤。孙绾绾冷笑道:“林薄,有句话我一定要告诉你,这样我才能死得安心。”林薄见状,顿时大惊失色。他什么结果都想过了。就是没想过孙绾绾会宁愿死都不肯跟着自己。

    “孙绾绾,你这是何苦呢?你才多大?修真都有好几年可活呢,你的人生才刚刚开始啊!李红袖还是忍不住出言相劝了。她实在是不忍心看着孙绾绾死在他的面前,太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“李红袖,你不懂!有些东西,是你们这些人一辈子都不会明白的。”孙绾绾缓缓地回答了李红袖的问题,然后才微微一笔道,“林薄,我想告诉你的是,如果小遗是这仙葩山的话,那你就是这巍巍群山脚下的一坨狗屎。我宁愿干净地死去,也不愿被你玷污分毫。”

    生存还是死亡,这是一个问题,孙绾绾做出了自己的选择。

返回

上一页

点击功能呼出

下一页

上一页

下一页

大龟甲师